檢察院抗訴申請書范文3篇

            版權聲明

            提請檢察院抗訴申請書

            申請人:JS,男,X年X月X日出生,漢族,地址

            請求事項:申請人不服YT中級人民法院《民事判決書》[(2010)鷹民一終字第X號],認為該判決完全錯誤,特請求YT市人民檢察院提請江西省人民檢察院對本案提出抗訴。

            事實和理由:

            申請人JS(一審被告、二審上訴人)與甘某(一審原告、二審被上訴人)及施某(2008年4月14日患病死亡)三人以前均系某公司,1992年起,三人合伙向公司進行內部承包,對外以某公司的名義承包工程,對內向某公司交納管理費。三合伙人之間的大致分工是:施某對外聯系業務,甘某對工程進行預算、結算,JS管理財務。由于文化水平比較低,三人之間沒有簽訂書面合伙協議,合伙人之間對合伙事項的管理并不規范。合伙期間,三人合伙承包了一些工程項目。2007年,由于施某病重去了外地住院治療,2008年4月14日施某死亡,內部結算無法進行。2008年9月,甘某以合伙人內部未進行結算為由,向貴溪市人民法院提起訴訟,要求對合伙承包的工程項目進行內部結算,分配利潤100000元人民幣(以結算后結果增減)

            2010年元月15日,貴溪市人民法院作出《民事判決書》[(2008)貴民一初字第Y號],貴溪市人民法院在沒有任何證據的情況下,錯誤認為申請人采取以重復做帳,收入不入帳,自寫領條領款等方式侵占合伙人財產,應當承擔返還侵占財產的民事責任,錯誤判決由JS將侵占的合伙財產計人民幣366135.26元的一半計人民幣183067.63元返還給甘某。

            申請人JS不服一審判決,向YT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上訴。2010年6月28日,YT市中級人民法院作出《民事判決書》[(2010)鷹民一終字第X號],YT市中級人民法院認為原判決認定事實部分有誤,但判決結果并無不妥,數額正確,應予維持,故錯誤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上述一審、二審判決是完全錯誤的,具體如下:

            1、一、二審認定的基本事實缺乏證據證明,申請人JS有新證據足以推翻原判決。

            一審認為:“合伙期間,被告(JS)采用重復做賬、收入不入帳、自寫領條、借用他人名義侵占合伙人財產計人民幣366135.26元(其中重復做帳為:市圖書館工程8285.5元、市檢察院工程中2888.85元……借用張某名義領走人民幣230570.68元)”;二審認為:“上訴人原判決認定事實部分有誤,但判決結果并無不妥,數額正確,應予維持。”一、二審認定的上述事實缺乏證據證明,特別是認定JS借用張某的名義領走人民幣230570.68元,完全背離了基本事實。1997年,張某承接了三合伙人承包的原貴溪四中工程中的鋁合金窗裝飾工程,這230570.68元就是付給張某的鋁合金窗裝飾工程款。試想一下,工程完工已十多年了,張某做完工程豈肯不領工程款?如果張某沒有領走這筆工款,他豈不是要天天找上門來?這樣明顯的事實,這樣淺顯的道理,一、二審法院就是置之不理。二審時,JS向法院提交了一分張某出具的證明,證明張某收到的23萬多元工程款是由JS支付的,但是二審法院以證人未到庭作證,且該證明系復印件為由,對此證據不予認可。現在張某已將證明原件和身份證復印件交給了JS,張某也應愿意接受法院質證,該證據足以推翻原判。《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七十九條規定:“當事人的申請符合下列情形之一的,人民法院應當再審:(一)有新的證據,足以推翻原判決、裁定的;(二)原判決、裁定認定的基本事實缺乏證據證明的。 ”依此法律規定,本案應當再審。

            2、JS曾向二審法院申請調取新證據,法院拒不調取。

            本案的最關鍵的證人張某,因本人在外地工作,無法出庭作證。二審時,JS曾申請法院去張某的工作地調查取證,但是法院卻拒絕去外地調查取證。《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七十九條規定:“當事人的申請符合下列情形之一的,人民法院應當再審:(五)對審理案件需要的證據,當事人因客觀原因不能自行收集,書面申請人民法院調查收集,人民法院未調查收集的。”依此法律規定,本案應當再審。

            3、原判決超了出訴訟請求。

            本案一審原告甘某的訴訟請求是:要求對合伙承包的工程項目進行內部結算,分配利潤100000元人民幣(以結算后結果增減)原告的要求是分配利潤100000元,雖然也注明“以結算后結果增減”,但訴訟過程中并沒實際提出增加訴訟請求。原告所交納的案件受理費為2300元,這也是按標的100000元計算出來的,以后也沒有增加案件受理費__原告甘某沒有增加訴訟請求是可以肯定的。但是,一、二審法院卻判決JS支付183067.63元,遠遠超出了原告甘某的訴訟請求。《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七十九條規定:“當事人的申請符合下列情形之一的,人民法院應當再審:(十二)原判決、裁定遺漏或者超出訴訟請求的。”依此法律規定,本案應當再審。

            4、同一律師事務所的律師原、被告雙方出庭參加訴訟,不符合法律規定,一審違反法定程序。

            一審時,原告甘某的委托人王某是江西某律師事務所的律師,被告JS的委托人龔某,也是江西某律師事務所的律師:同一律師事務所的律師原告和被告雙方出庭參加訴訟。司法部《關于同一律師事務所的律師不宜擔任同一案件原被告人的批復》(司復〔2001〕12號)規

            定:“同一律師事務所的律師分別擔任同一案件原、被告雙方人的行為,屬于雙重,應依據《律師違法行為處罰辦法》的規定,對律師事務所予以處罰。”司法部《律師和律師事務所違法行為處罰辦法》(司法部令第86號)第九條規定:“律師事務所有下列行為之一的,由省、自治區、直轄市司法行政機關給予警告、沒收違法所得、停業整頓3個月以上1年以下的處罰。”《律師職業道德和執業紀律規范》(中華全國律師協會)第二十八條第二款也規定:“同一律師事務所不得訴訟案件的雙方當事人,偏遠地區只有一律師事務所的除外。”依據上述規定,同一律師事務所的律師不能原告和被告雙方出庭參加訴訟。

            最高人民法院《第一審經濟糾紛案件適用普通程序開庭審理的若干規定》(最高人民法院審判委員會第602次會議討論通過)第13、14條規定:“審判長核對當事人及其訴訟人的身份,并詢問各方當事人對于對方出庭人員有無異議。當事人的身份經審判長核對無誤,且當事人對對方出庭人員沒有異議,審判長宣布各方當事人及其訴訟人符合法律規定,可以參加本案訴訟。”依此規定,審判長應當對訴訟人的身份進行核對,只有符合法律規定的訴訟人才可以參加訴訟。但是一審法院并沒糾正雙重這一違法行為,讓不符合法律規定的訴訟人參加訴訟,可能損害當事人的利益,可能影響案件的正確判決,程序違法。

            《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七十九條第二款規定:“對違反法定程序可能影響案件正確判決、裁定的情形,或者審判人員在審理該案件時有貪污受賄,徇私舞弊,枉法裁判行為的,人民法院應當再審。”依此法律規定,本案應當再審。

            綜上所述,本案一、二審判決認定的基本事實缺乏證據證明,當事人有新證據足以推翻原判決,法院拒不調查收集證據,原判決超了出訴訟請求,而且違反法定程序,依據《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七十九條之規定,應當再審。

            《民事訴訟法》第一百八十七條規定:“最高人民檢察院對各級人民法院已經發生法律效力的判決、裁定,上級人民檢察院對下級人民法院已經發生法律效力的判決、裁定,發現有本法第一百七十九條規定情形之一的,應當提出抗訴。地方各級人民檢察院對同級人民法院已經發生法律效力的判決、裁定,發現有本法第一百七十九條規定情形之一的,應當提請上級人民檢察院向同級人民法院提出抗訴。”為維護合法權益不受侵犯,特申請YT市人民檢察院提請江西省人民檢察院向江西省高級人民法院對本案提出抗訴。

            此致

            YT市人民檢察院

            申請人:JS

            X年 X月 X日

            再審抗訴申請書范文

            民事再審抗訴申請書

            申請人:劉__,女,1958年10月1日生,漢族,個體醫師,住織__,系ss人民法院(1995)織民初字第899號民事判決中被告王正坤之妻。電話:180ssss5320.

            被申請人(原一審原告、二審被上訴人、再審被申請人)張__,男,1959年2月17日生,漢族,農民,住__.

            因申請人與被申請人房屋確權、房屋典當糾紛一案,不服織金縣人民法院(1995)織民初字第899號民事判決;不服織金縣人民法院(2002)織民初字第529號民事判決;不服畢節地區中級人民法院(2002)畢民終字第650號民事判決,于2002年12月18日向畢節地區中級人民法院申請再審。2003年12月5日,畢節地區中級人民法院(2003)黔畢民再終字第19號《民事判決書》駁回了申請人劉相英的再審請求。申請人不服該判決,于2004年3月向畢節地區檢察分院提起再審抗訴申請,畢節地區檢察分院交由織金縣人民檢察院辦理,織金縣人民檢察院于2004年3月30日作出了織檢民行立字(2004)第1號《民事行政檢察立案決定書》,至今未果。現依法向貴州省人民檢察院提起再審抗訴申請,請求事項如下:

            一、請求貴州省人民檢察院依法對貴州省高級人民法院提起抗訴。

            二、此后,請求貴州省高級人民法院依法撤銷畢節地區中級人民法院(2003)黔畢民再終字第19號民事判決;(2002)畢民終字第650號民事判決;織金縣人民法院(2002)織民初字第529號民事判決;(1995)織民初字第899號民事判決,提審或指定再審該案,支持申請人的申訴請求。

            事實和理由:

            ____x

            綜上所述,由于一、二審、再審判決不論在認定事實上還是審判程序上均存在錯誤,且拒不糾正,申請人深感不公,于2004年3月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187條第二款、《人民檢察院民事行政抗訴案件辦案規則》第33條的有關規定,向畢節地區檢察分院提出再審抗訴申請,畢節地區檢察分院將此案交由織金縣人民檢察院辦理,織金縣人民檢察院受理后決定立案審查,至今未果,故特請求貴院對本案予以抗訴。

            此致貴州省人民檢察院

            申請人: 劉__

            二一二年六月十九日

            民訴法修改后民行工作面臨的形勢分析

            20__年10月28日,全國人大常委會對《民事訴訟法》進行了修改,將于今年 4 月 1 日起實施,其中審判監督程序和執行的修改幅度很大,給民行檢察工作帶來很大影響,直接關系著我們民行檢察的監督范圍、監督方式、監督質量等。

            一、民訴法關于審判監督程序修改的主要內容

            (一) 將抗訴條件進行了更為清晰、明確的規定。 原民事訴訟法對再審事由的規定過于籠統模糊,因此,只有細化再審事由并將再審事由和抗訴條件統一,當事人申請再審的權利邊界才能清晰,檢察院抗訴的案件范圍和法院受理的標準才能確定。此次再審事由的修改,將再審事由由原來的 5 項改為 13 項及一款特別規定,這種思路是應當肯定的,也使之成為民訴法修改的又一大亮點。再審事由的變化不僅僅表現為量的增加,還表現為在判斷上更容易了。由此可見,再審事由的具體化、明確化,不僅強化了其可操作性,同時也恰當地平衡了當事人再審訴權的保障需求、限制再審訴權濫用需求之間的張弛關系,再審程序的合理構建由此成為可能。

            (二) 將再審事由和抗訴條件進行了統一。 原民訴法對再審事由和檢察機關抗訴條件的規定是不一致的。如規定“ 有新的證據,足以推翻原判決、裁定的”,當事人可以申請人民法院再審,但不允許檢察機關抗訴;最高人民法院還以司法解釋的形式限制檢察機關行使抗訴權,如 1999年關于檢察機關對民事調解書提出抗訴不予受理的解釋等。再審事由和抗訴條件的不一致不僅導致和加劇了檢法兩家之間的沖突,而且造成當事人申請再審權難以實現,產生了“申訴難”的問題。這次民訴法修改將再審事由和抗訴條件進行了統一, 應當是一大進步。

            (三) 將再審期限和再審審級進行了明確規定。民訴法從三個方面規定或完善了再審程序的期間制度。一是規定了當事人申請再審的期間。民訴法第184條規定:“ 當事人申請再審,應當在判決、裁定發生法律效力后二年內提出;二年后據以作出原判決、裁定的法律文書被撤銷或者變更,以及發現審判人員在審理該案件時有貪污受賄,徇私舞弊,枉法裁判行為的,自知道或者應當知道之日起三個月內提出。” 這一規定較之舊法更顯進步。 二是規定了法院對再審申請的審查期間。在原來立法中,對于人民法院應該在什么時間范圍內對再審申請審查完畢并給當事人一個能否進入再審程序的答復,并沒有加以規定。這對當事人再審訴權的保障是極為不利的,有許多再審申請的案件就這樣被一拖再拖、不了了之的。這次修法將法院審查的期間規定為“收到再審申請書 之日起三個月”。三是對人民檢察院提出的抗訴再審做出了裁定啟動再審程序的時間規定。民訴法第 188 條規定:“人民檢察院提出抗訴的案件,接受抗訴的人民法院應當自收到抗訴書之日起三十日內作出再審的裁定”,與當事人申請再審相比,法院對檢察院的抗訴再審做出的裁定的規定有兩點不同,一是時間縮短了,為三十日,而非三個月;二是內容只能是同意再審,而不得駁回再審抗訴。這一規定對保障檢察機關正確行使抗訴權,維護檢察權威具有重要的意義。

            二、修改后的民事訴訟法在實施中面臨的問題

            (一)一些細節尚不明確。盡管這次民訴法的修改取得了許多積極的成果,在很大程度上推進了再審制度的合理化和科學化,強化了其可操作性,然而毋庸諱言,本次修法的成就距離再審制度的理想狀態還較遠,再審制度需要進一步完善的領域還較多,如人民檢察院在再審中的地位和作用如何體現?出席再審法庭的程序如何規定及控制?人民檢察院的調查權、調卷權如何規定?諸如此類的問題急需最高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出臺相關司法解釋予以明確,特別是期待最高人民檢察院對辦案規則進行修改,指導民行檢察實踐。

            (二)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及時出臺相關司法解釋,確保民訴法的正確實施。 如前所述,本次修法的成就距離再審制度的理想狀態還較遠,需要完善的地方還較多。最高人民檢察應當及時修改《人民檢察院民事行政抗訴案件辦案規則》,并與最高人民法院協商,重點解決以下問題:第一,檢察機關辦案中的調(借)卷宗權。盡管最高人民法院早在 20__ 年就解決了當事人及訴訟人的查閱、復制卷宗材料問題,對檢察機關的該項權利,卻終始沒有明文規定,直接導致實踐中部分法院不予配合,檢察抗訴權行使受到限制的問題。第二,檢察機關的調查權。《人民檢察院民事行政抗訴案件辦案規則》第十七條規定:“人民檢察院審查民事、行政案件,應當就原審案卷進行審查。非確有必要時,不應進行調查。”檢察機關行使調查權的態度非常慎重。筆者以為,民訴法規定的許多抗訴事由,如“違反法律規定,剝奪當事人辯論權利的”,“未經傳票傳喚,缺席判決的”等,必須由檢察機關調查確認后才能做出是否抗訴的決定,關于調查權的規定不能太保守。第三,檢察機關出席再審法庭的地位、任務等。本次民訴法修改仍然沒有對出席再審法庭做出詳細規定,兩高應當協商,在規定檢察官出席再審法庭現有三項任務的基礎上,可以規定檢察官對所調查情況的舉證、質證權。第四,對某些抗訴事由作出明確解釋。如民訴法規定“有新的證據,足以推翻原判決、裁定的”應當抗訴,何為“新證據”等等。對于許多再審申請事由中包含的概念,如何確定其內涵和外延關系到規定這些條款的成敗。

            (三)修改后的民訴法對執行監督沒有規定。眾所周知,整個執行過程,國家機關對執行法院的直接監督大大缺失,事實上只有上級法院可以對其監督,而這種監督是遠遠不能為當事人和利害關系人提供充分救濟的

            ,只有獨立于法院系統之外的監督才能提供有效的 救濟執行法官懈怠執行、違法執行是執行難的重要原因,而這種情況的產生與人民檢察院的監督機制缺失有很大關系。所以說檢察機關對執行的監督是眾望所歸。根據最高人民法院以往的司法解釋,人民檢察院不能對人民法院的執行裁定等進行直接監督,這就導致檢察機關只能通過提供司法建議的方式“參與”執行。我們認為,為了克服執行難中法官濫用職權、錯誤執行的問題,必須賦予檢察機關對執行進行監督的權利,不能再讓法院的執行監督繼續存在空白,否則執行難不可能得到根本的解決。建議在第二十章的一般規定中,增加一條作為二百二十條:人民檢察院對于同級人民檢察院辦理的當事人和利害關系人提出執行異議的案件,可以查閱有關案卷,派員出席聽證,對執行異議的案件中的違法行為提出司法建議,認為人民法院執行異議的處理裁定錯誤的,可以依照審判監督的程序提請抗訴。 三、修改后的民訴法的實施將對民行檢察工作產生的影響

            (一) 傳統的民行檢察案件質量評價標準面臨新的挑戰。 以往的民行案件質量評價標準把再審案件結果改變率作為一項重要指標,體現了民行抗訴重在“糾錯”的指導思想。也就是說,由于原裁判確有錯誤,抗訴的最終目的是將其糾正,表現為對原裁判的改判或調解,如果再審判決維持了原判決,則說明案件質量不高。但是民訴法把再審事由或抗訴條件進行了修改,所列舉的十三項事由和一款特別規定中有十項是較為明確、易于判斷的事由,有的甚至是程序性事由,也就是說如果違反了列舉規定,如“合議庭組成人員不合法”、“未經傳票傳喚,缺席判決”等,法院必須再審,檢察機關必須抗訴,而不用考量該違法對再審判決的影響。因此,必須對“糾錯”的內容作擴張解釋,也就是說抗訴的功能與目的不僅要糾正確有錯誤的實質性裁判內容,而且要 糾正被民訴法明文列舉的程序性違法,只要是糾正了該程序性違法,即使原審裁判實質內容沒有改變,也應視為達到了“糾錯”目的,屬于正確的抗訴。

            (二) 民行檢察申訴案源面臨新的考驗。 辦案是民行檢察的本質屬性,是實現民行檢察價值的標準。沒有案源,民行檢察的監督職能就無從體現。辦案工作面臨的考驗主要體現在:當事人申請法院再審和申請檢察院抗訴是解決申訴案件的兩種主渠道。由于民訴法細化了再審事由、明確再審審級與時限等,再審的門檻降低,當事人申請法院再審的信心會有所增加,檢察機關的抗訴案源從總體上看會相對會減少。

            (三)再審檢察建議面臨新的考驗。民訴法第一百七十八條修改為:“當事人對已經發生法律效力的判決、裁定,認為有錯誤的,可以向上一級人民法院申請再審,但不停止判決、裁定的執行。” 第一百七十九條第二款改為第一百八十一條,修改為:“人民法院應當自收到再審申請書之日起三個月內審查,符合本法第一百七十九條規定情形之一的,裁定再審;不符合本法第一百七十九條規定的,裁定駁回申請。有特殊情況需要延長的,由本院院長批準。 “因當事人申請裁定再審的案件由中級人民法院以上的人民法院審理。最高人民法院、高級人民法院裁定再審的案件,由本院再審或者交其他人民法院再審,也可以交原審人民法院再審。”從上述修改情況看,基層法>!

            注:本文為網友上傳,不代表本站觀點,與本站立場無關。舉報文章

            0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勵

            上一篇:公務員調動申請書范文 下一篇:申請檢察院抗訴申請書范文

            你需要文秘服務嗎?

            提供一對一文秘服務,獲得獨家原創范文

            了解詳情
            期刊發表服務,輕松見刊

            提供論文發表指導服務,1~3月即可見刊

            了解詳情
            九九高清免费视频